莊子謙神父 (堂區主任司鐸)
我叫 Jomon Varghese 莊子謙神父,隸屬意大利宗座外方傳教修會 (P.I.M.E. Missionaries)。我晉鐸十七年,於 2005 年來港。

我的家鄉在印度南部喀拉拉邦 (Kerala) ,我在意大利米蘭修讀神學課程,並在那裏晉鐸。之後我在當地從事青年牧民工作約四年。後來,我的修會派遣我來香港。我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了兩年中文課程後,便到青衣聖多默宗徒堂區服務近七年;之後,我曾在屯門聖瑪竇宗徒堂區服務過一段短暫的時期。自2013年開始,我便在筲箕灣聖十字架堂出任助理主任司鐸,迄今已五年。

經歷在以上這幾個堂區多年的服務,並與教友建立深厚的關係,我對於今次能够被香港教區調派到聖博德堂,實在深感榮幸。我期待能够在未來的日子與各位加深認識。

讓我們在主內互禱,並求主保守我們!



 
阮金山神父 (堂區助理司鐸)
我是阮金山,出生於越南,在天主教家庭成長。
我自小參與主日學,又常接觸神父修女,所以,我的信仰可以說源自家庭及堂區。小時候的我,以為修道除了是透過讀聖經和祈禱去「聖化自己」外,還是一種「挑戰」,因為我覺得修道人是活在另一個世界。後來深入接觸神父和修女之後,發覺原來不只修道人要有這種「聖化自己」的做法,作為基督徒,我們也應該做。於是我開始鍛鍊自己做祈禱,讀經。中學時期開始,我對修道生活的了解加深了,知道修道人不是活在另一種世界,他們透過「聖化自己」可以更接近天主,但同時也實質地與大家一起生活。
中學畢業後又是一個階段,明白甚麼是聖召,但卻未有回應,帶著這份意念繼續我的學業,直至大學畢業後,因為家境問題,要投身社會工作,未能立刻回應天主,但對聖召的感應卻越來越強了。
工作了12年之後,完成了家庭的責任和任務,而在同一時間,我也為回應聖召作好準備──我參加了堂區道明會的第三會,從堂區、鐸區、教區等等的青年會活動,加速了我回應聖召的腳步。
越南本身有很多外方傳教士,所以,成為傳教士出外傳教,也是我的願望。2007年,我被安排到香港,接受香港教區培育,在聖神修院學習。2013年十月,更開始了我在聖博德堂的服務。

梁雅詩修女 (堂區牧職修女)
梁雅詩修女 (Sr Lorena Brambilla, PIME) 於201梁雅詩修女 梁雅詩修女 (Sr Lorena Brambilla, PIME) 於2016年9月加入堂區大家庭,出任牧職修女。 梁修女在意大利米蘭一個公教家庭成長,自幼受洗,並在濃濃的天主教信仰薰陶下成長。她走上聖召的路途並不算太過崎嶇,她亦衷心感謝家人給予她在信仰上的自由和全力的支持。

以下是梁修女與大家分享她接受聖召的經歷,以及一些她在堂區、修會日常工作和生活的點滴 –

「到底我的聖召是怎樣一回事? 大約在20年前,我參加了一個為期三天的避靜。就是在這短短三天的避靜中,十分奇妙地,我深深感受到主耶穌的臨在,祂向我啓示了人生的意義。自此,我人生的道路起了變化,我開始接受神師的指導。在培育的過程,我曾被輔導我的神父質疑我聖召的基礎,我亦清楚聽到自己內心的爭拗 … 要作一個這樣重大的決定,我當時的確感到莫名的恐懼。不過,憑着主耶穌的引領,我最終能够克服我的徨恐和一切疑惑,並於2000年10月加入意大利聖母無原罪傳教女修會 (宗座外方傳教女修會 Missionary Sisters of the Immaculate – PIME Sisters)。

我在2004年發初願,六年後,我順利完成我的哲學課程,準備正式加入修會。沒多久,我的長上找我,並告訴我修會打算派我到香港服務。對一個傳道者來說,能夠到亞洲,特別是中國香港服務,確是夢寐以求的一份「差事」。不過,隨着我答允長上,接受這個任命,一個個挑戰便出現眼前。首先,我要苦練我的英語,另一個更大的挑戰便是學習中文和廣東話。學習方塊字和有那麼多個聲調的一種語言對我來說,絶非易事,但我相信在上主眼中沒有不可能的事。我又再一次把自己交托在主耶穌手中,接受祂的指引。

我在2012年5月6日發永願,並在同年8月來港。我首先在香港中文大學學習中文。一如所料,學習中文真的很不容易。不過,主耶穌永遠是我最佳的同行者,祂同時委派了一位修女在這期間協助我,令我好好適應在港的生活。

我現時是堂區牧職修女,很多時,會聯同教友一起進行家訪,我從這些探訪中找到我作為傳道者的方向。教宗方濟各強調「走出去」(going out) 的重要,我珍惜、重視每一次的家訪,同時感謝每一位教友、家庭熱情的接待,以及在生活和信仰上坦誠的交流和分享。

為彌補我在語言上的不足,我開始發崛我另一方面的「專長」。我喜歡烹飪,因此,主日黃昏我會在修會為修女們準備膳食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在堂區活動中嘗過我炮製的家鄉焗薄餅和 Tiramisu 蛋糕呢? 我也喜歡遠足,遠足除了給我們鍛鍊體魄外,也給我們一個機會遠離繁囂,放慢腳步,欣賞造物主的偉大,和感受一下自己的渺小。

日後有機會,我誠邀你作為我的同行者。
主佑。



任澤民神父 Rev. John Cioppa, MM 
一九三二年在美國紐約州出生,十七歲入紐約瑪利諾修院修道。一九五九年晉鐸,旋即奉派往香港服務,任教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,並兼職福德中心。一九六三年創辦華德學校,兩年後返美國休假,翌年回港,服務於觀塘聖若翰堂,期間成立牧民中心和瑪利諾書院。

任神父歷任瑪利諾修會理事、香港分會會長和聖神研究中心策劃主任,自一九八七年起出任橫頭磡聖博德堂助理司鐸。

任神父於二零一六年三月正式退出香港服務返回美國展開退休生活。



戴潔瑩修女 Sr. Virgin Mary TAI, IHM
我是聖母潔心會的戴潔瑩修女。很開心能夠成為聖博德堂的牧職修女。
自加入了聖母潔心會後,我曾被派到修會轄下的幼兒園及幼稚園工作。後來又被派到現在的潔心中學從事牧民工作。在聖母的帶領下,每天都伴隨著潔心女兒成長。
聖博德堂就像我的第二個家,很有親切感。我很喜愛小朋友,因此每一次在彌撒完結後,都很開心可以和學生們一起祈禱,一起說笑。正如耶穌也很喜愛小朋友,又說誰若不像小孩子就不能到天國裏去。
聖保祿宗徒曾說,傳福音的腳步是多麼美麗啊﹗希望我可以在基督的光照下,能夠廣傳福音,並為堂區的教友服務。



關餘安修女
我,關餘安修女,來自中國籍的「顯主女修會」。記得2006年3月的一個主日,我選擇到聖博德堂參與上午九時的彌撒,遇到本堂祈禱宗會的神師徐桂蓮修女。她問我可否接替她做祈禱宗會的神師。我一口答應,她開心極了,因為她正在計劃去法國及羅馬等地歇息一下,要尋找一位修女接任祈禱宗會神師一職。她告訴我她任該會神師已廿二年,現在是時候交棒了。
徐修女立即領我到任神父前,報告他我已首肯接棒的事。任神父也表贊同。事就這樣成了!
祈禱宗會每月第一主日上午九時彌撒後開會,因此,我只每月一次到本堂參與彌撒,然後與會員一起開會。此外,本堂每年都舉行一些慶典或大型活動,我會收到堂區的請柬而前來參與,都受到神長及教友的熱情款待,我感受到這大家庭的温馨氣氛。
感謝天主的聖意,讓我有機會接觸這個可愛的大家庭。祝賀她生日快樂,延年益壽,主寵日隆,教友日增,福傳成果滿載,堂務蒸蒸日上!





徐修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