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英峰神父 Rev. Patrick Sun (堂區主任司鐸)
我出自一個非公教家庭,小學至大學就讀於天主教學校,這是我信仰的苗圃。我有宗教經驗,喜歡祈禱,中四復活節領洗。幼年痛苦,小學愉快,中學鬧情緒。入讀美國天主教耶穌會大學,得到一位優良神師指導,改變生活,四年級聖誕夜決定回應司鐸聖召。

回港入聖神修院接受培訓,學習神學及團體生活等。畢業後,到社會工作,體驗生活兩年餘,再全職投入堂區的牧民實習逾半年,後升神父。在港島服務十九年,再到屯門服務六年,曾任西環主任司鐸八年半,二零零九年慶祝晉鐸銀禧。

我敬禮救主慈悲和聖母痛苦無玷之心,傾向慈悲牧職,照顧弱小和痛苦的人。晉鐸以來熱心參與學校的牧民工作。我相信耶穌派遣每位教友善度聖言生活,參與信仰團體,奉獻自己,見證信仰,服務社群,傳揚褔音,為眾人祈禱,移風易俗。神父職務就是延續教會信仰的傳承,促使信友履行上述信仰使命,栽培教會的共融和使命。

我希望在聖博德堂的首兩個月安頓下來,首年建立情誼,認識和了解,次年反省和思考。

 
阮金山神父 (堂區助理司鐸)
我是阮金山,出生於越南,在天主教家庭成長。
我自小參與主日學,又常接觸神父修女,所以,我的信仰可以說源自家庭及堂區。小時候的我,以為修道除了是透過讀聖經和祈禱去「聖化自己」外,還是一種「挑戰」,因為我覺得修道人是活在另一個世界。後來深入接觸神父和修女之後,發覺原來不只修道人要有這種「聖化自己」的做法,作為基督徒,我們也應該做。於是我開始鍛鍊自己做祈禱,讀經。中學時期開始,我對修道生活的了解加深了,知道修道人不是活在另一種世界,他們透過「聖化自己」可以更接近天主,但同時也實質地與大家一起生活。
中學畢業後又是一個階段,明白甚麼是聖召,但卻未有回應,帶著這份意念繼續我的學業,直至大學畢業後,因為家境問題,要投身社會工作,未能立刻回應天主,但對聖召的感應卻越來越強了。
工作了12年之後,完成了家庭的責任和任務,而在同一時間,我也為回應聖召作好準備──我參加了堂區道明會的第三會,從堂區、鐸區、教區等等的青年會活動,加速了我回應聖召的腳步。
越南本身有很多外方傳教士,所以,成為傳教士出外傳教,也是我的願望。2007年,我被安排到香港,接受香港教區培育,在聖神修院學習。2013年十月,更開始了我在聖博德堂的服務。



任澤民神父 Rev. John Cioppa, MM 
一九三二年在美國紐約州出生,十七歲入紐約瑪利諾修院修道。一九五九年晉鐸,旋即奉派往香港服務,任教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,並兼職福德中心。一九六三年創辦華德學校,兩年後返美國休假,翌年回港,服務於觀塘聖若翰堂,期間成立牧民中心和瑪利諾書院。

任神父歷任瑪利諾修會理事、香港分會會長和聖神研究中心策劃主任,自一九八七年起出任橫頭磡聖博德堂助理司鐸。

任神父於二零一六年三月正式退出香港服務返回美國展開退休生活。



戴潔瑩修女 Sr. Virgin Mary TAI, IHM
我是聖母潔心會的戴潔瑩修女。很開心能夠成為聖博德堂的牧職修女。
自加入了聖母潔心會後,我曾被派到修會轄下的幼兒園及幼稚園工作。後來又被派到現在的潔心中學從事牧民工作。在聖母的帶領下,每天都伴隨著潔心女兒成長。
聖博德堂就像我的第二個家,很有親切感。我很喜愛小朋友,因此每一次在彌撒完結後,都很開心可以和學生們一起祈禱,一起說笑。正如耶穌也很喜愛小朋友,又說誰若不像小孩子就不能到天國裏去。
聖保祿宗徒曾說,傳福音的腳步是多麼美麗啊﹗希望我可以在基督的光照下,能夠廣傳福音,並為堂區的教友服務。



關餘安修女
我,關餘安修女,來自中國籍的「顯主女修會」。記得2006年3月的一個主日,我選擇到聖博德堂參與上午九時的彌撒,遇到本堂祈禱宗會的神師徐桂蓮修女。她問我可否接替她做祈禱宗會的神師。我一口答應,她開心極了,因為她正在計劃去法國及羅馬等地歇息一下,要尋找一位修女接任祈禱宗會神師一職。她告訴我她任該會神師已廿二年,現在是時候交棒了。
徐修女立即領我到任神父前,報告他我已首肯接棒的事。任神父也表贊同。事就這樣成了!
祈禱宗會每月第一主日上午九時彌撒後開會,因此,我只每月一次到本堂參與彌撒,然後與會員一起開會。此外,本堂每年都舉行一些慶典或大型活動,我會收到堂區的請柬而前來參與,都受到神長及教友的熱情款待,我感受到這大家庭的温馨氣氛。
感謝天主的聖意,讓我有機會接觸這個可愛的大家庭。祝賀她生日快樂,延年益壽,主寵日隆,教友日增,福傳成果滿載,堂務蒸蒸日上!





徐修女